垂直监狱上层人吃肉,下层人吃人,这片简直绝了_犯人

垂直监狱上层人吃肉,下层人吃人,这片简直绝了_犯人
原标题:垂直监狱上层人吃肉,下层人吃人,这片简直绝了 最近,西班牙出了一部小成本科幻片。 凭借细思极恐的高能设定和大尺度剧情,很快在社交网络走红——《饥饿站台》。 片中故事发生在未来世界,一个名叫“监狱坑”的地方。 所谓监狱坑,就是一座垂直密闭监狱,每层住俩人,总层数未知。 其中位居最高“零层”的是监狱厨房,每天由厨师团队为犯人准备食物,然后放在平台升降桌上,自上而下地依次传递。 别看这桌料理菜式丰盛、摆盘考究,但整个监狱一天只供应一桌,所以住得越高吃得越好,往下就只有别人吃剩的残羹冷炙,到了底层连骨头渣都不剩。 为了防止囤积食物,管理局规定只能在餐桌上就餐。 如果有犯人在餐桌下行时偷拿东西,这层牢房就会启动高温或冷冻模式,直到他将食物丢还到下面去。 此外,监狱内每隔30天释放一次麻醉气体,所有人会被随机调换层数。 也就是说,上个月你可能还位居高层、吃香喝辣,下个月就得打扫空盘,甚至靠吃同伴存活下去。 监狱中的犯人大多触犯了法律,也有人为了体验生活自愿加入,所有犯人在入狱前,都可以挑选一件物品带进来。 片中的男主格伦,就是为了强迫自己戒烟,以及看完《堂吉诃德》这本书,才向管理局申请服刑六个月。 但当他第一天在48层睁开眼时,才发现这里并非失去自由那么简单。 首先就是吃饭问题,由于楼上还有47层,所以饭菜到他这时,至少被94个人吃过。 楼上的人们不仅暴饮暴食,还会肆意践踏、吐口水,让传下去的食物变得令人作呕。 初来乍到的格伦,一开始根本下不了口。 直到饿得眼冒金星,他才不得不像狱友一样狼吞虎咽起来。 而这位名叫崔马格斯的狱友,是由于过失杀人被判入狱。 他在这里度过了整整一年,上至26层、下至132层换过六次牢房,生存经验已经极为丰富。 据他所说,餐桌到达132层时,就已经连食物残渣都不剩了。 那么,在那里住了一个月的崔马格斯是怎么活下来的呢?看着他随身携带的尖刀,男主不得不产生了阴暗联想。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,没过多久,有位女犯人竟然搭乘餐桌一路下行。 据崔马格斯介绍,这个女人名叫米哈鲁,和孩子分配在不同牢房,所以每个月她都会自上而下、逐层寻找自己的孩子。 一路上,只要遇到阻挠或是打她歪主意的人,她就直接利刃伺候。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男主渐渐适应了监狱坑的生活。 他白天跟着狱友一起暴饮暴食,对着别人的食物吐口水;晚上时不时意淫起米哈鲁的身体,在幻想中自嗨一把。 但这种安稳日子没过上多久,轮换日就到了。 这回格伦一睁眼,发现自己竟被五花大绑在床板上,眼前是刻着“171”的墙壁,身边的崔马格斯手握尖刀…… 原来,老头在提前醒来、看清楼层后,就做好了以男主为食的打算。 为了确保肉质不腐烂,他并没有一开始就杀死男主,而是准备定期割肉、吃满30天为止,甚至还打算与男主分而食之,好让对方在此期间维持存活。 但没想到,就在老头打算下刀之际,米哈鲁刚好乘桌而来。 她当场将老头割喉,救下了男主,还帮男主松开捆绑、包扎伤处,一块分食老头的尸体。 就这样,在米哈鲁的帮助下,男主活过了30天。 下一次轮换日到来时,他幸运地升到了33层,新狱友还是一名管理局的前员工。 从她口中,男主得知这栋监狱一共200层,如果每个犯人都考虑到他人、只吃自己所需要的分量,那么最底层也能拿到食物。 新狱友是因为患上绝症,即将不久于人世,所以决定来这里感化大家。 在每次餐桌下行时,她都会帮楼下犯人分配食物,并向下喊话,说服他们将这套流程延续下去,但根本没人鸟她。 随后,俩人被轮换到了202层,往下一看,仍然是一层层的深不见底。 女员工这才意识到,原来管理局骗了她,最终在绝望中自杀。 而男主为了生存,只好割食她的人肉。 就这样,男主再次撑过30天,一觉醒来,来到高高在上的第6层。 这回的狱友是个名叫巴哈拉特的黑人,他自带一套麻绳,想在楼上犯人的帮助下爬上顶层、逃出监狱。 结果第5层的犯人捉弄他,谎称拉他上去,结果却差点害他跌入深坑。 眼见巴哈拉特陷入绝望,男主想起了女员工的说法,决定与巴哈拉特联手改变这里。 第二天,他们将床架拆散作武器,并站上升降餐桌一路下行,企图用暴力威胁的方式,强行给每层分配食物,打破监狱坑里的人性困局。 毫无疑问,《饥饿站台》是一部寓意深远的电影。 它在极端环境下构建了一个道德沦丧、人吃人的反乌托邦社会,而男主则象征着堂吉诃德般的改革者。 与此同时,它还藉由垂直封闭结构和食物的分配方式,引申出对社会阶级和自上而下的资源分配机制的思考。 整体看下来,这部影片的设定里能发现不少经典作品的影子。 单就“进食”和“下坠”的意象而言,让人想到丹尼斯·维伦纽瓦的短片《下一层》,后者以有限篇幅对无节制掠夺资源、人性的贪婪堕落等多层议题都有所呈现。 从方形密闭监狱和人性拷问来看,它能让人联想到经典科幻惊悚片《心慌方》。 而说到阶级寓言,它又被很多人戏称为“垂直版《雪国列车》”,两者都以封闭空间来象征社会分层。 虽然跟以上作品相比,《饥饿站台》在制作上稍显粗糙,但在文本表达和主题层次上,它同样具有巨大的可解读空间。 首先,片中的食物象征着财富、权力、技术、知识等社会资源,牢房层级则直接对应社会阶级,阶级越高就意味着享有更多、更优的资源。 虽然监狱中的阶层每月都要轮换,但经历过底层筛选异化的人性,即使回到上层也只会加倍疯狂地掠夺侵占,根本起不到任何改变作用。 所以在温饱未保证的情况下,无论是暴力反抗(米哈鲁)、祈求上层让渡权利(巴哈拉特)、还是呼吁他人团结自律(女员工),都无法改变监狱坑的分配机制。 于是,为了向管理局传递“改革决心”,男主决定将一道意大利奶冻保留到最后,放在餐桌上传递回零层厨房。 但当他们逐层分配食物时,发现越向下走,越要见证可怖的暴力、死亡与黑暗人性。 到了200层以后,犯人们大多自相残杀消耗殆尽;此时的男主和巴哈拉特也已身负重伤,倒在了前往最底层的路上。 更耐人寻味的是,影片留下一个开放式结局,也堪称本片的点睛之笔—— 当男主来到底层时,他看到了一个貌似米哈鲁的女童,于是将剩下的奶冻分给了她,并将她放在餐桌上送往零层…… 这个结局象征着,人们总是将改变社会的希望,乐观地寄托在下一代身上。 但关于这个结局,还有另一种暗黑的解读——那就是,底层女孩其实是男主临死前的幻觉,最后送上去的,只有那盘奶冻。 这一方面是因为女员工曾说过,米哈鲁是独自入狱的,监狱坑里没有未成年孩子; 另一方面,是因为片中有一段插叙的厨房场景,主厨收到了一份带有发丝的奶冻,当场对员工们勃然大怒,这段剧情更像是影片真正的结尾。 正如男主随着餐桌一降到底时才知道,原来监狱共有333层;这个微型社会的顶层也根本无法想到,人们以身赴死将一份宝贵的食物送回,是在发出一个改革的信号。 这个结局隐喻着不同阶层间的隔阂难以打破,顶层与底层相互无法理解;寄希望于下一代也终究只是幻想,因为阶级固化难以撼动。 这样的结局令人毛骨悚然,但同样荒诞的剧情也正在现实中上演。 比如疫情期间,美国某副州长表示愿意牺牲老年人挽救经济;比如在很多欧美国家中,富人才能获得优先检测的机会。 然而,正因为有如此现实存在,我们每个人对社会不公的坚持发声,才显得尤为重要。 就像片中男主对崔马格斯所说的,“要为你的行为负责的不是上层那些人,不是我们的处境,甚至不是管理局,而只是你自己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